当前位置

首页 > 作文大全 > 优秀作文 > 再听不到那声音

再听不到那声音

推荐人: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02-21 01:02 阅读:
  好像有这样一种声音,一直回荡在我的记忆深处。

  冬日的早晨,几个大人正在大街上闲聊,我和几个伙伴在大人之间窜来窜去,寻找乐趣。“诶,阔!”,谁在叫我?停下脚步,向身后的土胡同看去。哦,原来是拾破烂的留群。只见他的脸黑黑的,穿着几件破褂子和一条破棉裤,手里拿着与他形影不离的大袋子,一点儿也不像四十多岁的样子。嘿,头上还戴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挺帅。“群,干啥?”

  “嗯嗯,阔。”

  “你到底叫我干啥啊?”

  “哈哈哈……阔。”

  “嘿,还大笑了起来,真搞不懂他。”他也没理会我,继续向前走,当他走到大人们那里,几个大人放下正在讨论的话题,开始戏弄他:“群,从哪儿偷的一顶帽子?”

  “啥啊,不是偷的,是俺在北地拾得。”他倒挺实在。

  “反正也是拾得,不如给俺吧。”说着,就把留群的帽子摘了下来。“管不,群?”

  他没说什么,眼向右下角看去,嘴也撅了起来,一副委屈无助的样子。“哈哈,开始撅嘴了。喊声叔,就给你。”其实吧,留群的辈份比他们还要大。

  “叔,嘿嘿。”为了得到帽子,留群就不论什么辈份了。

  “给。”刚给他了帽子,又往他屁股上轻轻踹了一脚。“以后看到我们,就得喊声叔,听见没?”

  “哦哦。”戴上帽子,扛着袋子就往前走,最后在我家门前的一处垃圾堆前面停了下来。放下袋子,慢慢的蹲下来,就开始拾垃圾了。看着他拾垃圾的样,我们忍不住笑了起来,看到我们在笑,他干脆就哼起小曲来,等哼完了,还自己给自己鼓起掌来。我突然心生一计,想要给他开个玩笑。找了一个袋子,装进一块砖头,系上袋子,递给了他:“群,给你个袋子。”

  “哦,嘿嘿。”他刚把袋子装进去,就觉得不对劲,拿出袋子。砖头撑破了袋子,掉在了地上,他那嘴又开始撅了:“咦,这小孩,给我瞎胡乱啥。”

  “告诉你,我不是小孩,论辈份,你我同一个辈。”他没再说什么,专心拾起破烂来。等拾完破烂,走了几十米后,突然大声喊起来:“阔,阔!”

  “嘿,你个留群,还对我进行‘报复’。”我有些气愤,但又恨他走远了。

  “阔啊,阔啊。”他继续喊道。

  “呱呱呱。”我的这些小伙伴们竟然还鼓起掌来,这群损友。“好,留群,喊的好。”

  听到有人夸他,急忙停下脚步,一个标准的向后转,一个“漂亮”的鞠躬:“谢谢。”接着又转回身去,唱着他那“动人”的歌曲:“阔,阔,俺的阔……”

  上了初中,一星期回家一次,很少再看见留群拾破烂,即使看到了,他还是重复着那一句“阔,阔”,我也“群,群”的回答,好像这就是我们唯一的沟通方式。

  渐渐的,我听习惯了,可,我再也听不到了……还是冬日的一个早晨,我看到了留群在土路上步履蹒跚的走着,看起来很吃力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以前走起来一拐一拐但有力的他。

  “群,干啥去啊?”他没有回答我。

  我走到他面前:“群,你知道我是谁不?我是阔。”

  他眯了眯眼睛,好长时间后才说:“哦,阔。”接着,就继续往前走。

  他到底怎么了?最后,我在爸爸那儿得到了答案:留群得了白内障,就要看不见了,听力也下降了许多。

  哦?是吗?不,一定不是这样的,快过来,留群,证明给大家看,你依旧是从前那个留群!

  但,流星也没有帮我实现这个盼望……

  月朗星稀的晚上,我仰望星空,回忆这羁绊,寻找记忆深处的声音,多么希望能再听到那声“阔”!

  初二:姚阔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