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幸福 > 散落在丽江的柔软时光里

散落在丽江的柔软时光里

推荐人: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02-24 17:54 阅读: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迷恋丽江的,怕是早已记不清了。

  总之,它就像一条月白色的丝帕,时不时地在心里撩拨几下又轻轻地滑走了。我想了想,大概会经常在午后发呆的片刻,或是一个人在黄昏散步的时候。假山叠石,绿翠点缀,客栈,酒吧,慵懒闲散的慢时光---那些有关对丽江的描写,就会像胶片的影像在脑海里编辑回放。一种芳心,一种况味。这种感觉,如同陷落在花丛深处一样软了魂魄。痴想,那该是怎样的一个地方,怎么会有如此的风情呢?

  对一个地方向往久了,就变成了一种理想。近日,不知是初冬的色彩过于单调,还是一种渴望“生活在别处”的情怀在心间挥之不去。一些思绪,如同拂过秋风的落叶,总在心里飞扬。简直像急着要去约见一位心仪的人,一刻也不能等了。

  于是,到丽江,便是我说走就走的一场旅行目的地。

  但真要去了,说实话,心里是有些忐忑的。我怕会坏了我心中的想象。毕竟是高原气候,我既担心那里的海拔高度,也担心一些文人墨客对丽江的描述过于夸大。

  但丽江并没有坏了我的想象。一下飞机,单是那蔚蓝的天空就把我染醉了。虽然,在海边居住的我,头顶上从不缺少这样的蓝天,可丽江的蓝天可能是海拔高的原因吧,天空离地面很低,大朵大朵的白云仿佛一伸手就能摘下。白云下面,是一座座白族式的建筑。这样别样的景色还等什么呢?我摆好姿势,快门一按,便和连天白云融为一起了。这是我到丽江的最初印象。

  当然,我知道,比这更具有风情的是丽江的古城。我也知道,我和所有来这里的人一样,来丽江大都是冲着古城来的。

  已是傍晚,远远地看到了古城那标志性的巨大水车在缓缓旋转。我的心跳立刻加速起来,心里说,我这时才来,让你等久了吧?水车“吱吱呀呀”缓缓地旋转着,像是在回应。此时,夕阳的余晖从不远处一个约20多米高的许愿架穿过,照在一条条红色的布上,抖动着虔诚的目光,仅是这样,便让人莫名地折服,感到了古城的与众不同。

  古城以四方街为中心,河水绕巷,延伸出光义街,七一街,五一街,街又连着众多小巷,呈八卦阵势。城内保留了宋朝时期的古建筑。多数为雕梁画栋飞檐翘角,以木结构为主两层楼房。有“三房一照壁,四合五天井”之说。路全是由青石板铺成,黑黝黝地闪着光亮诉说着这里的久远。路两旁是一家挨一家的玉器银器店,纳西族手工店,白族服饰店,木雕社……琳琅满目。

  清澈的河水绕着房子轻轻地流动。一座座小巧的古桥穿插在其中。我想,古桥是有记忆的,它记录着多少惊喜的相逢和美丽的错过。它收存了怎样的惆怅和梦想。它静静地站在那里,与几尾鲤鱼嬉戏,悠闲自得的样子让你停下来忘记了时间。上了年纪的房子,上了年纪的路和桥,在这样的路上行走,即使耳边有南腔北调游客的提醒,你也会神智恍惚,仿佛看着南宋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不小心,便遗失在八百多年的沧桑里了。

  在这里,时光仿佛就是用来浪费的。如果你走快了或呈一副心烦的样子,就得小心别人投来不解的目光。闲聊,发呆,是最好的逗留方式。在走走停停间,你就会感叹,感叹宋朝真是个会保养的朝代,不仅诞生了婉约的宋词,也将这种婉约融到了这座古城,真像一位从宋词中走出来的词人,只要轻轻地撩一撩秀发,就足以醉倒了几拨红男绿女。

  夜幕降临,霓虹闪烁,感觉夜晚的古城比白天更增添了许多神秘和浪漫。我漫步在小巷中,东看看西瞧瞧,放下一种女孩用的发卡,又拿起另一种挂在房中的饰品,喜爱地难以取舍。抬头,又见走过来一位纳西少女。她背着竹筐,黑黑的脸庞,白色麻布长衣,靛青的裤子,腰系百褶围腰,穿着绣花鞋。她的装束,让我眼前一亮,眼睛就不知不觉地随着她的脚步呆呆地看,一直看到她走远。像穿越了一般,竟不知身在何处了。

  正感叹着,忽而从阁楼上传来了歌声,又把你的思绪拉了回来,原来,却是一男子在阁楼里边弹边唱。试想,雕花屋檐下,一名男子怀抱六弦琴,一曲《如果我老了》会不会把你唱醉呢?所以啊,这就是古城,它总让你的心绪跌宕起伏,在远古和现代的时空隧道里穿梭回味。

  也难怪这里的酒吧多以“一米阳光”“慢时光”“自由公社”“樱花屋”等为招牌。人们说,到丽江不泡吧,就很难说真正地领略了丽江的风情。借用“樱花屋”的口号就是:全世界喜欢泡吧的人联合起来,爱音乐的人大团结。说的这样豪迈,可见音乐在古城的地位如何了。

  古城有一间“小巴黎”,它的内饰在古城当中是别具一格的。主人来自法国。当初,他被古城独特的民族文化以及遍布古城的清流深深吸引着。就在丽江生活经营起了这个酒吧。酒吧被置成古色古香的格调,深红色的木质桌椅,欧式的壁炉。每到夜晚,组织一些具有云南少数民族特色的节目,让游客参与进来互动演出,南腔北调在这里尽情的抒发着。“依依啦啦”的助威拉歌声响彻整个酒吧。

  酣畅淋漓间。酒吧内暧昧徒生,婉转心意在暗处怒放,应了丽江是“艳遇之都”之名。于是,我便像许多天南海北慕名而来的人一样,心有所盼,四下大胆寻觅。哪一双手,是预约的温情?哪一双眼,是明目善睐的知音?哪怕是无意间的惊鸿一瞥,足够,足够一生的浮想联翩。

  然,可笑的是,最终,我也没有什么艳遇。

  但仿佛有一段湿润的情怀在心里浮起。繁华深处,始终藏着对一个人的遥想。在这样的夜,这样的环境里,心情好像是一种很柔软的东西,因了眼前的风花雪月便温柔地想起了。庭院楼阁,该是我曾经熟悉的场景。想起了狐兄,那个我前世的书生。这样的场景他知道吗?该不会他就隐在歌唱的人群里吧?瞧,一男子的西服下怎么还似乎有青色的衫露出?那么,他是狐兄吗?便张望起来。想象着,我也穿起了长衫,甩着水袖,轻轻走向前,试探着唤一声:“狐兄”。却见,那男子已是青衫裹身,头戴玉冠,冠带飘逸。

  果真是狐兄。我万分惊喜。

  狐兄依旧面带微笑,拱手回礼:“小姐……”

  我确信,确信这应该就是一种艳遇。只不过发生在丽江,这种艳遇,就变成了一个紫色的沼泽深深地陷入了。你不沉吗?你不陷吗?想逃,在古城,无路。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