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荟萃 > 友情文章 > 写一卷清音无悔,共守红尘

写一卷清音无悔,共守红尘

推荐人:繁华落幕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18 09:58 阅读:
  谢谢你们,陪我走了这么久!

  ——致我的闺蜜

  时间,是一条蜿蜒的小径。我们在它的悠长里写诗,作画,舞文,弄墨。但是,无论时光走出多远,你们——我的闺蜜,都是我一生珍惜的水墨丹青。虽然,我喜欢轻描淡写。但我也会浓墨泼洒,静静将我们的情谊,肆意铺陈,妥帖珍藏。

  一路走来,早已习惯与你们且行且惜,习惯我们每一次心照不宣的约会。我知道,我的静默时常引起你们的不满。你们却每次依旧嘻哈着告诉我“今晚老地方,不许缺席。”“若这次再迟到或者早退,还是后果自负!”呵,其实一直在期待你们这带有些许霸道的呼唤。难得聚一次,我怎么可以缺席呢?

  算起来,和云儿她们相伴,也有二十多年了。从初识到亲密无间的宿舍闺蜜,从青春懵懂到中年不惑,然后到下岗各奔东西的且行且惜,无一不透露出浅浅的暖意与珍惜。虽然,不能时常联系,但那份熟悉彼此到骨子里的默契,一直在冥冥之中牵引着我们。虽然不在一起,却总感觉在身边。虽然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人在江湖,身不由自。虽然,我们在一个城市,却因各自经营着自己的一方烟火,而不能时时相聚。不在身边的日子,我们会在每一个节日,为彼此送上那份最真最纯的祝福与牵念。偶尔,我们会选一个都有时间的日子,小聚一次。虽然,这是一场漫长的等待。但那份等待的暖,却始终贯穿着这二十年以来每一个平凡的日子。

  这不,快要下班的时候又接到云儿的电话:“亲,今晚有时间吗?”

  这样的话已经问了很多遍,也错过了很多次。我一听,就明白了。真的很久没见了,这次相聚拖得时间有点长。总是因为不是他没时间,就是她有事,所以一直拖到今天。距离上次见面,大概有三五个月了吧。人生真的不经数,时光蹉跎,岁月如流,不觉又一年。

  刚挂断云儿的电话,小华又来电话:“丽华,今晚有没有时间?想你了!”

  “呵,有啊......”从青梅到竹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风雨,走过那么多寒冷冰霜,却一直没有忘记彼此,这需要多深的缘分。一辈子难得遇到几个这样的人,你哭的时候陪你一起哭,你笑的时候陪你一起笑。感恩一路有她们给我那么多的快乐与开心。

  有时候回忆着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总会有一丝幸福感在心底漾开。朋友是什么?朋友就是无论多久不联系,无论相隔多远。只要偶尔一个信息,或者一个电话,都可以让你感动万分,让你感到温暖的那个人。忽有斯人可想,忽有斯人可念,真的是一件美好而幸福的事情。譬如我们,每一次的离别与重逢,都是那么美,那么美!

  在这个万物吐蕊的季节,我们又开始约会了。“说好啦,不醉不归哈。”小华又补充了一句。

  “知道了。”挂断电话,下班时间还没到。独立窗前,不禁感慨万千。其实,很早就想为我们的友谊写点什么。或许,由于我太懒散,也或许因为你们对我太过宠溺。总是理所当然的将要给你们的爱搁浅,再搁浅。想说,既已懂得,何须多言!我怕我一支素笔,写不好我们这份无法言说的深情厚谊。

  记得,乍暖还寒的季节,我们一起骑自行车去亲近我们的母亲河——大沽河,感受那河水清清,草地柳岸的母亲般的温馨与盎然的气息。记得,我们并肩去爬艾山,一天骑车一百多里路不会觉得累。记得,我们在厂里一起过三八节时的对唱。记得,我们雨天一起淋雨的开心......那么多那么多的记得,忽然在心底如潮水般溢出胸口。瞬间,泪盈满眶。亲爱的你们,有时候真的好想好想你们!好像那时候我们在一起的那些朴素而温馨的日子。

  夕阳西下的时候,楼下又传来伟良的车鸣声。

  伟良,是我的闺蜜中唯一的一个男闺蜜,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只知道,我们也已经相伴走过二十多个春秋。刚开始,一起在公司上班,或许是年龄相近,而且一起就业的缘故吧,就那样慢慢走到了一起。经历过下岗以后,他凭自己的能力,建立了自己的公司,而且干得有声有色。现在,虽然他有了自己的天地,成了老板一族。却从来没有忘记我们这帮姐妹,对我们的关怀,始终就像一个大哥。不管有什么事,不管谁有事,一呼他,不出二十分钟准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有时候感觉他像个绅士,有时候感觉像个女朋友。呵,我个人一直认为,我们是知己加闺蜜的这种关系。

  云儿,是我们当中的才女。人长得漂亮,爱唱爱跳。说,更是她的长项。幽默中夹着可爱,善良中包含着宽容。所以,我们都认为是我们的女神。每次在一边说起她,她也不管我们怎么样的态度,总是头一甩:“谁让我长得漂亮呢!这是本钱,好不好!”呵,这家伙,说话就这样,她喜欢张扬着让我们开心。

  小华,属于那种活泼的类型。不管见到什么人,都很大方的那一种,不用说上几句话,就已经熟悉的像老友,我们叫她自来熟。呵,她是我们当中最小的,任性中带着一些桀骜。可是在我们面前,从来都是温温柔柔的。她怕我们生气,不理她,害得她一个劲的道歉,又是倒酒,又是夹菜。如果你在她身边,一定也会被她的殷勤逗笑。她还喜欢跳舞。记得刚入厂不久,要举办联欢晚会,小华也想报名。可是她选择的交谊舞没有舞伴,就想让我做她的舞伴。我可是真的笨,她手把手的教了两个早晨,就是没教会。第三个早晨已经失去了耐心,我自己更是不想学了。没办法,最后还是因为我选择了放弃。要不到现在一提起跳舞,她总会说我是舞盲。

  一恍经年,那个年代,那个时候的我们,想想真好!我们还在岁月里碾转,却再也不能经常在一起疯,在一起淋雨......

  近几年,每次聚会,都是伟良一个一个把我们接过去,然后又一个一个把我们送回家。和云儿她们说起,我们总会偷偷地笑,其实更多的是感动。这么多年来,他一如既往的在我们中间,充当着司机兼男闺蜜。我们这姊妹几个各人有各人的脾气,各人有各人的缺点,他怎么就没想过要离开呢?

  我们都在渐渐变老,他却一如既往。我们每次见面都会调侃他,他却总是浅笑:“你们老,我陪你们老,行了吧?”呵,我们每次的哄堂大笑,只会引来他更多的心甘情愿。

  “要是我们到了更年期呢?那时候脾气会更不好,本来就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三个人,到那时候......”还不等小华把话说完,“我就不信,你们还能把我吃了?好吃,你们随便吃。”他倒自己开了口。

  “哈哈......”我们哄堂大笑,其实一直想对他说:“匡伟良,认识你,我们不后悔,谢谢你陪了我们这么久!如果可以一直相伴到老,这是我们一直的心愿!”

  等我下楼,进车一看,小华,云儿,早就接过来了,“真能磨蹭,又不是约会。还用这样打扮,谁还不认识谁?”我们姊妹几个,每次见面都没一个正经的。其实哪里打扮了,在她们面前,从来就不需要刻意装饰自己,卸掉上班时的小心谨慎,想怎样说就怎样说,想怎样做就怎样做。在他们面前,从来都是最自然的自己,可以大声说话,可以肆意大笑。我下班最晚是真的,没办法,谁让我下班晚呢,呵呵。

  饭桌上,推杯换盏,我是不喝酒的。他们总会说,“下次再不喝,不许来了。”“呵,如果下次没有我,你们能习惯?”又是一阵哄堂大笑,二十年如一日,我们从没有因什么事情而缺少了谁,忘记了谁。记得彼此,叫上彼此,早已成为习惯,成了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喜欢每次在餐桌上静静看着他们喝酒,吃菜,然后诉说不在一起的日子发生过哪些事情,谁谁谁因为什么而去世了,谁谁谁自己做的不错了,等等、等等。说笑间,我们仿若又一起回到从前,回到那些我们一起笑,一起努力的昨天。其实,真的很怀念,怀念那时候最初真的年代。虽然没有现在的发达,但那时候的天空是湛蓝的,那时候的空气是清新的......

  每次见面,太多的话说也说不完。一辈子,难得几个这样的夜晚。暂且放下爱人,放下孩子,放下家人,去赴一场知己的约会。忘记所有的纷繁喧嚣,再一次在温暖的话语里走一走曾经的时光,说一说曾经的喜乐,多么好!

  时光,一去不返。回首,恍然若梦。还好,我们都还好好地,而且不曾失去过联系。总感觉,这比什么都重要。不经意间,我们真的老了。带着我们的成熟,带着我们的梦想。虽然,这样的聚会是偶尔,但那种沁心的暖,真的会暖到落泪。一直在想,我该拿什么来珍惜这份缘,却总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答案。唯有珍惜,再珍惜,不走散,便是最美的结果。

  逝去的往昔,在回忆里酿成一坛老酒。打开来,便有一种醉人的芬芳扑面而来。我们的友谊又何尝不是这样,相信,无论走出多远,我们的情谊一定会像这坛老酒一样,走得越远越香醇。

  珍惜身边的每一份友情吧,它是一粒种子。珍惜了,就会在你的心里萌芽,抽叶,开花,直至结果。而那种绽放时的清香,也将伴我们一生一世。青春,是一场无悔的绽放。诗一样的年华,因为有你们,我一路鸟语花香,暗香氤氲。我们,婷婷走在俗世烟火,不曾问相伴几何,不曾说后会有期。就那样,带着我们最美的花期,相携走过每一个风霜雨雪。面对又一季的春暖花开,惟愿,岁岁有你们,年年有今天。

  永远记得,与你们一起走进社会的第一个驿站——青岛开关厂。虽然是个冬天,却因为我们的相识,有了些许温暖。虽然,我们因为下岗选择了不一样的岗位。但曾经相濡以沫的朝夕,已镌刻心底,长成心底最温润的一株常青藤。喜欢云儿的幽默,喜欢小华的泼辣,喜欢伟良的默默关怀,感恩你们始终如一的陪伴。我的闺蜜,我的知己,我的爱,今生有你们,已足够!谢谢你们,陪我走了这么久。相信以后的路,我们还会一直一直相伴左右,不离不散......

  岁月终会走远,我相信,我们会一直在,因为我们早已习惯了在一起的时光。携手未来,让我们,唱一曲萍水相逢,不离不弃。写一卷清音无悔,共守红尘。

  文字/琉璃疏影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