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花的美丽只属于春天

花的美丽只属于春天

推荐人: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03-25 11:19 阅读:
  看着发疯一般正在泼口国骂的老婆,赵鹏无言地扛起一把铁锨走出了家门。

  沿着村里崎岖的小路,赵鹏点上一支烟慢悠悠地往村头自家的那块地走去。到了地里,赵鹏把地瓜垄又重新整了一遍,这才在地头坐下来,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赵鹏有点失神地发了会呆,最后还是忍不住地把手机邮箱打开,那封已经看了N多遍的邮件其实很短,只有几十个字:

  又是一季花开的日子,今年的春心情却是与往年有点不同,都说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只是花的祈盼是否会有人懂?4月12日上午10:00,L市人民公园,一起赏花?

  邮件甚至没有抬头和署名。赵鹏又掏出烟来,点上,重重地吸了一口,吐出的烟雾迷离了双眼,却很快又被风吹散了。空旷的田地里青青地秧苗正随风摆弄着叶子,春天真的是个美好的季节!公园里的花此时开的正美吧?明天就是4月12日了!赵鹏的心被这个日子撞地有点疼。

  去年的4月12日,赵鹏在一次笔友聚会上认识了夏小雨,人如其名,虽已年近四十,却自有着中年人的一份恬淡气质。赵鹏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也是第一次接触这么多陌生的人,包括陌生的女人,她们和自己家的妻子有着全然不同的气质和谈吐。农村出来的赵鹏在这样的聚会里显得羞涩、木讷和自卑。所以当夏小雨过来问他话的时候,他只看到她有一双温润的眼睛,如江南的春水,澄澈、委婉,便慌乱地红着脸再不敢抬头,甚至没听清她的问话。

  那次聚会后,赵鹏陆续在网站上发表了几首诗,诗的风格不同于他以前的古朴、苦涩,而是多了一些飘逸和温润,他知道,他的诗是被那双眼睛给滋润了。夏小雨对他的每首诗都进行了点评,这极大的鼓舞了赵鹏的写作之心,原来写作是他心灵的一个发泄和寄托,如今写作更是他的乐趣,甚至几乎成为他生活的全部。这让原本就对他写作不满的妻子更加恼火,深更半夜地还趴在电脑上,写那些在她看来一文不值的东西,白白浪费家里的电!甚至白天干着活就会突然的发呆,让妻子觉得他是不是脑筋出了问题。妻子的反抗方式是怒骂,摔打东西和撕扯,甚至在地上打滚。结婚二十多年,赵鹏已经习惯了妻子泼妇的习性,或者说是麻木了。这段十八岁时父母包办的婚姻没给他带来幸福,那时家里穷的需要借钱度日,因为家中兄妹四人,除了他,都在上学,而他,初中毕业时正赶上土地承包责任制,身体不好的父母只能含泪让他辍学,哥哥那时正读高中,学习很好,弟弟妹妹都还小,这份养家的责任便只能落在了他的身上。只有十五岁的他不仅仅学会了种地、做饭,甚至学会了烙煎饼,织毛衣。人穷志短,所以当有人提亲时,父母觉得家里穷成这样子,能有人愿意就不错了。

  初时他不能接受妻子的粗俗无礼,那惊天动地的国骂和撒着泼的撕扯让他一度要崩溃,甚至哭着去找爹娘责问他们为什么给他找一个这样的人?母亲流着泪自责说都怪我们家穷,父亲的眼里也是盛满了苦涩,却是责骂他道:“虽然脾气不好,却是一心一意好好过日子的人,干起活比大男人还拼,你还要怎么着?!”就是这句话宽慰了自己二十多年,每每觉得过不下去的时候,想想这句话,便狠狠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赵鹏以为自己的人生将会一直这样乏味的走完,直到前几年妹妹给他买了台电脑,并且按上了网线,赵鹏的世界似乎突然被打开了,生活原来不是只有种地、喂猪,而他当无意间的发现了这个文学网站时,他已经枯萎的生命象是被突然的注射进了生长素,一些东西在心里怯怯而倔强地萌动着,终于有一天,他按捺不住这种冲动,开始试着重新拾起中学时曾经酷爱的文学,就这样开启了他的文学之梦。

  而就在这里,他遇到了夏小雨。夏小雨的人生本来有个不错的开头,大学毕业后跟着男朋友去了南方的一个城市,却不曾想结婚六年一直不能生孩子,丈夫终是顶不住家庭的压力,选择了分手。夏小雨不愿再留在那个伤心的城市,辞去工作,回到L城,开了一家花店。

  命运就这样把夏小雨推到了赵鹏的人生之路上,夏小雨让赵鹏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甜蜜和苦恼,那种思绪的纠缠常常会让赵鹏失神、失眠甚至失态。夏小雨,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赵鹏的心就会变得柔软起来,她的温婉就象这春天的风,让人有点迷醉。

  明天就是4月12日了,赵鹏看着田里蓬勃的秧苗,想着夏小雨白晰的面容在花丛中浮现,不知为什么,这次心里突然升起一股酸涩。那句恨不相逢未嫁时已经被赵鹏在心里咀嚼了几千遍,他还有没有权利去追寻自己的幸福?

  赵鹏抽完最后一支烟,将烟把狠狠地拧进土里。已是傍晚时分,肚子有些饿了,那婆娘这会应该已经撒完泼了。赵鹏起身扛起锨,慢慢往家走着。路边的野花开的正灿烂,柳树的枝条垂在沟里,在水中划着圈圈,水中会有谁家的鸭子戏水觅食,春天的村庄自有一份她朴实的美,赵鹏心里突然想起那首圈圈诗,其实不识字的人照样可以有一份细腻的情怀啊!

  赵鹏推开自家的门时,家里正狼藉一片,妻子抬头看到他进来,立刻怒骂道:“一下午死哪儿去了?!到吃饭时候知道回家了!”

  赵鹏没吭声,简单收拾了一下被撒泼的妻子扔的满地横躺的家什,便钻进厨房做饭去了。

  吃完饭,赵鹏又去做好猪食喂上猪,然后便默默地钻进了自己的小屋。妻子还跟在后面絮絮叨叨地骂着,他把门关上,把那声音隔到了外面。

  再次拿出手机,打开那封邮件,赵鹏的心里涌起一股决心。就是去见个面,是的,就是去见个面一起赏赏花,就象去年好多文友一起一样!

  天不知什么时候早就黑了下来,屋里已经被烟笼罩的几乎看不到人影,这期间,赵鹏把那封信又反反复复地读了N遍,背了N遍,夏小雨的名字在心里一遍遍地环绕,一遍遍地把心缠成了茧。赵鹏是被自己的咳嗽惊醒的,他起身打开窗子,才发现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细细的雨,一丝凉意透了进来,空气清新了很多。赵鹏深吸了一口气,雨夜的乡村空气里带着安宁和让人惬意的草香味。

  赵鹏想起上大学的女儿和上高中的儿子,不知道他们夜里睡的好不好?悄悄走进卧室里,妻子已经睡着了,手臂搭在被子外面,那双手黝黑而粗糙。赵鹏心里酸了一下,便又悄悄地转身走了出来。

  重新回到自己的小屋,拿出手机,赵鹏想了良久,终于给夏小雨回了一封信: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