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美文摘抄 > 时光没有丢了你

时光没有丢了你

推荐人:华音流韶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30 20:16 阅读:
时光没有丢了你
(我的小耳朵,时光没有丢了你)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丘吉尔的名言,在高二以前一直是我的人生信条。小学时被自己认为最好的朋友出卖和伤害后,我拒绝了任何真心的靠近,觉得这个世界都是虚伪的,交朋友嘛,还是交那些对自己有用的为好。我认为自己已经不受伤害了,可是我不知道自己的心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高中,我没有考到市里的学校,去了邻边县那个依山傍水的高中。

  开学第一天,没有排位置,先来的坐在了前面,后来的只能坐后面,要知道高中竞争激烈,谁都愿意坐前排。而我很满意自己的位置,第二排正中间的位置。我们新生军训前是要上一个月的课的,班主任告诉我们,月考完了才会调座位。也就是说,这个位置一个月不会有变动。

  故事就这样子开始了。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下午,那个奇怪的姑娘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你好,我叫亚楠,我的耳朵不好使,在后面听不到老师讲课,请问你愿不愿意和我换一下座位呢?”一个短头发,长相很普通的姑娘对我说。我先是一愣,然后微笑着问她:“你的座位在哪里啊?”“在那里。”她一边说,一边手指着她的位置。

  我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那个位置的一瞬间,我都快哭了,那是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不好意思,我在那里会看不清的。”我撒谎了。我虽然是个子不到一米六的小女生,可是我有5。3的好视力,在那里看黑板还是绰绰有余的。她脸上很失落,却又没办法,小声对我说:“那好吧,我再问问别人,我从第一排开始问的,大家都不愿意和我换。”

  听到这里,我真的有想和她换座位的冲动,可是我忍下来了。她问了一圈,可想而知,结果还是一样的。

  后来是老师知道了她的情况,把她调到了第一排,我的正前方。老师在班会上告诉我们,她是因为小时候打错针还是吃错药了导致的轻微耳聋,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大家多多帮助她。我不会告诉你我在听了她的经历以后羞红了脸,还好,老师把她调到了前排。

  时间过得很快,月考,军训就这样子过完了。月考成绩出来,老师重新排了座位,因为我们的学校是新课改的学校,座位是那种小组式的6个人的“团团坐”,我们班72个人,刚刚好12个组。我们组有两个调皮捣蛋的男生,经常把一个班搅得不得安生,老师竟然把亚楠换到了我们组,把一个捣蛋鬼换走了!我心里窃喜,这回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学习了。

  我不知道你们清不清楚,听不见的人,是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的,这就导致在自习课上,亚楠和同桌说话会很大声,同学们就觉得很好笑。

  大家并没有因为她的听不见而友好地帮助她,我们组剩下的那个捣蛋鬼还特别过分地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叫“仙儿”,可是她知道以后并没有很在意,真是一个奇怪的姑娘!她经常不听课,买来《花火》,《微言情》,《格言》在课上看,真是一个奇怪的姑娘!她数学竟然很好,真是一个奇怪的姑娘!她像是不受尘世污染的,我行我素的,仗义的,真是一个奇怪的姑娘啊!

  然而,流言是可怕的,很快,班里肆意传播着关于她的传说,有人说她是装聋!

  “她啊,心机可重了,有的话本来是听见了,可是就是装作听不见呢。”类似的话,我听过许多,还有更难听的。她是听力不好,可是你在她耳边大声说话也是可以听见的,而且她这么多年看别人说话,早就会看别人的嘴型来判断别人说的是什么了嘛!

  我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何时,我是这样想要去保护她,不想让她受一点点的伤害。

  高二,又是月考,老师说前十二名的人当组长,挑选自己的组员,我是第十,我选了仙儿做我的组员,而且我俩是同桌,这样的位置一直保持到高二结束。我俩坐同桌,也就是我俩友谊的真正开始。因为写字交流比较便利,我们俩有一个草稿纸订的本儿,上面全是我俩的对话。我告诉她作业是什么,有什么不开心的会告诉她,连情感问题都会和她讨论。

  在高二下学期,我们的学习压力已经很重很重了,我和仙儿曾经在那个本儿上写了一个保证书,内容大概就是我俩都保证要好好学习,还煞有介事地签上了各自的名字,我觉得还应该按个手印,但是却没有印泥,你想都想不出我俩用什么代替的,用清凉油!

  哈哈哈哈,我俩的笑声还飘荡在那年那天那一分那一秒。我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

  我想,我心里的那层厚厚的尘土已经没有了。

  高三,我俩不在一个组,但是仍然用文字联系。因为上火,我高三总是发烧,只能利用晚自习的时间去医务室输液,一输就是一晚上,而仙儿也会很任性地请假陪着我去输液,一陪就是一晚上。

  我还记得有一回输液输到了十一点,还下着大雪,我俩开心得不得了,赏雪慢慢往回走,却发现宿舍楼门已关,很可怜地等着宿管阿姨给我们开的门。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高考也这么过去了,转眼间,我和仙儿都已经大二了,真幸运,我俩还在一个城市。我曾经想学医,想要把仙儿的耳朵治好,可是又怕她听见了那些声音,不再是我所认识的仙儿了。我报了医大,可是到最后我也没有被医大录取。

  最近热播的一个电影《左耳》,我和仙儿相约去看了,从开头看到了结尾,连最后的字幕都看了。那曾经是我俩共同热爱的小说。仙儿看完那个电影,对我说:“小慕,希望我俩可以走一辈子,不像李珥和吧啦。”

  高中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电影一般,可是我回不去了,就这样走下去吧,还好,我没有丢了你。(全文完)

  编辑语:雪漫姐曾说,十七岁时曾渴望两件东西,一是在书架上找到自己想要的一本书 ,二是找到一个可以边走边谈的朋友。《那些女生该懂的事》里也有这样一段话形容友情:有人问我,到底应该怎样来形容和好朋友之间的感觉呢?我想了想,应该是:在一起很欢喜,分开后很想念,只是想念也欢喜。

  我想,今天故事中的两个主人公,在她们的17岁时一定是既平凡又幸运的。

  文/羊嘻嘻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