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现代小说 > 为安格的雪样年华

为安格的雪样年华

推荐人:舒易 来源: 转载 时间: 2015-02-05 18:24 阅读:
  1

  遇到安格的时候,我刚刚成为这所医院的住院医生。我遇上的第一个病人,就是安格。

  那年,他十六岁。

  刚刚毕业的我热情而开朗,有着别的医生十分羡慕的朝气与活力。他们的目光会从每一个角落里投放过来,带着一种近似于忧伤的迷恋。

  我在雪白的世界里做着有关救赎的梦,未来犹如白玫瑰一般梦幻而芬芳。

  某日,我一边翻看着病历,一边等待马上就要开始的主任查房,这时,我注意到一个新入院的病人——他的名字叫“安格。”

  安格?多奇怪的名字啊,我一下子就记住了。

  他……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怀着这样的好奇,我很快就看见他了。

  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形容一个人长得好看,但我想如果长得像安格那样,大概就是极致了。

  我曾经强烈的怀疑过安格的存在性,因为哲学家说,一个人如果对一个事物的真实性产生疑问,就会用虚幻的符号去代替它。那时我脑海里的安格是一个虚幻的符号,一个虚幻而完美的符号,一个有着《指环王》中精灵般娟秀面貌的符号……于是,脑子里开过一条隆隆的列车,我什么也没有听见。

  主治医生的病情描述已经结束,我还在发怔。

  而病床上的安格是动的,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主任,调侃的说:“主任,我又来啦。”

  “安格,说真的,我都不想再看见你了。”主任故意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

  “我也是耶!可是我拜托你给我一个痛快你又不干,好小气。”安格轻轻嘟起的嘴巴,在清晨的阳光里宛然欲开的花苞。

  “你别给我找麻烦就好了,害我只敢把你排在空病房里。”主任轻轻的叹息着,“好好呆着,这次手术一定会成功。”

  “嘁~每次你都这么说。”安格突然笑了,笑得整张脸如同美玉一般白璧无瑕。

  “好了好了,好好治疗,过两天安排你手术。”主任不禁也微微笑着。

  “这次谁管我的治疗啊,我不要上次的孙医生,他好讨厌,老是发疯一般的凶人家,搞得人家好害怕。”安格一副要哭的样子,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指向科里著名的好好医生——孙谨祥。

  孙医生的脸立刻通红一片,他似乎要说什么,但很快低下头,什么也没有说。

  连孙医生也会发火?我不禁怀疑起安格说话的真实程度,或者,孙医生可能具有的两面性。

  “好好,不要孙医生,这次我亲自管你好不好?”主任难得的好脾气,依然笑眯眯的说。

  “好是好——可是主任好忙,都不能一直照顾安格……”长睫毛转了回来,扑闪着,一副泫然的样子。

  “呵呵,那我给你找个好脾气的大哥哥好吗?我不在的时候你就找他?”

  安格天使一般的脸上又露出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的眼睛缓缓的飘过主任身后的众人,那副神情真是又天真又可爱。

  主任的眼睛在人群里来回的搜索着,搜索到我的时候就精确的定格了。

  “龙天,就你好了,今后由你跟着我,负责安格的治疗。”

  2

  主任查房结束后,大家都不禁松了松筋骨。血液科主任是全院出了名的严厉,很多轮转的住院医生都在这个科里栽过跟头。所以只要有主任在,大家都是小心又小心的样子。可不,今天一场大查房下来,不异于高强度的体力活动,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倦怠。

  主任一走,孙谨祥医生也埋着头快步离开,犹自我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撞他的枪口。

  尽管我有很多问题想问。

  其他几个医生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好意说:“跟着主任学吧,好机会,要抓住。”

  “我会的。我会小心主任的。”我诚恳的点点头。

  “给你一个忠告。除了小心主任,更要小心安格。”

  我不解。那个孩子娇贵的神态还在眼前,怎么看都像是天使落入人间。

  “孙医生都栽过。你想想难度吧。”

  医生说话讲究深奥,一切点到为止。

  所以我依然如坠云端。

  为什么大家都那么畏忌他呢?十六岁的孩子,就算犯错——又能过分到哪里去?

  我不断的安慰自己。

  再怎么,那么漂亮的少年,主任又明摆着偏爱,应该是个不错的孩子。

  所以第二次见安格的时候,可以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安格,今天觉得怎么样?”我捧着病历走进病房,笑眯眯的问他。

  笑容这个东西,好比篮球,一个人抛出去,要有另一个接住才有意义。而现在我面临的问题是,我的笑容抛出去了,篮球吧唧一声落了地,连声响都没有。

  安格扭头看着窗外,仿佛完全没有听见我说话。

  也许在想什么事情吧,我这样想。记忆里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眼睛再次突兀了出来,强烈的吸引着我。于是我情不自禁的走到床的另一侧,去观察他的眼睛。

  同样是深不见底。

  完美之极。

  却没有一点生命的感觉。

  一潭死水。

  我吓了一跳,连忙摇晃他:“安格,安格,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浓密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他漆黑的眉毛皱了起来。

  “干什么?”

  “你……你刚才……”我很想用一个科学的词语来形容他刚才的灵魂出壳,但发现这种努力根本就是枉然。科学不支持灵魂出壳,安格好好的坐着,呼吸心跳都很正常。

  “告诉你,如果不是做检查,请你今后不要随便碰我。”

  安格从下往上看着我,但给我的感觉却是居高临下的俯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