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现代小说 > 究竟是谁丢了一万块钱

究竟是谁丢了一万块钱

推荐人:匿名 来源: 中国作家网 时间: 2015-02-08 12:20 阅读:
  一天,在一家公司门口,一个移动小卖部挂出一则失物认领启事:本小卖部昨日拾得一个钱包,包内有一万元人民币,请失主尽快来领取。这几个字歪歪扭扭地站在一个烟盒纸上,虽然意思表达清楚了,但单从那如火柴棍拼凑的字体可以看出,写字的人文化不是很高,应该就是这个摊主,小卖部的老板。

  启事刚刚挂出不久,刚分到公司不久的大学生小廖在匆匆上班的路上一眼就瞟到了它,他没有照常在门口的米粉店狼吞虎咽地消灭一碗米粉再进去报到,他工作的单位跟别的企业没什么两样,报到最重要,迟到一分钟要罚款五元,谁也不敢以身试罚,毕竟那是自己辛辛苦苦的劳动所得。至于你上班的工作质量领导就不可能随时在你身边监督,领导虽然很多,但总经理只有一个,除此之外的领导都可能在办公桌前独自逍遥呢,小廖并不担心来到办公室的工作,特别在意的是上班千万不能迟到。小廖毕竟刚来,要图个良好的印象,出勤率是一个重要的考察方面,小廖那怕起得很早,他也会来到公司门口的米粉店吃米粉,因为这时间掐得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米粉店的老板以为小廖要进米粉店,自作多情地吆喝:还是老套路吧?小廖没有理会,一拐弯就转到米粉店对门的小卖部前。

  “请问老板,有面包吗?”

  “有—有—有,你要几块的。”

  “来个两块的,外加一瓶牛奶。”

  “好—好—好”

  钱货两清,小廖还站在杂货摊前。老板望着他,问道:你还要来点什么?小廖迟疑了一会说,你捡到一万块钱是不是真的?老板斩钉截铁地回答,当然是真的,不会是你丢得吧?小廖的脸色突变得好像个猪肝,红扑扑的,边啃着面包,扭扭捏捏地凑进老板的耳朵,我丢了钱。这个好办,你说是你丢的,那我要问你三个问题:一、钱包是什么颜色和品牌;二、这一万块钱有多少张?一百、五十、十元的各有多少张,号码是多少?三、除了钱还有其他什么物品?小廖听后愕然,扭头就跑进公司大门。

  小卖部老板侧着身子,目送着小廖进大门的脖子还呈现出90度的模样,被人一声粗嗓门吆喝吓了一跳,本能地一惊一怔,马上满脸堆笑地接待顾客。 “来包烟。”“看你就是老总,一定得抽中华才符合你的身份,而且还要软中华。” 那位满不在乎的顾客放开了指在仅有5元一包烟上的手指。在身上摸索了半天,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百元大炒,啪的一声砸在玻璃上,老板再次一惊一愕。脸上的皱纹更加紧密,笑容更加丰富,黑牙暴露无疑,大牙清晰可见。顾客铁板一块的脸上也受到感染,稍微露出了一丝微笑。“就来包软中华,庆祝庆祝。昨天丢了一万块钱,就在出公司门口的时候,我清楚地记得。今天终于找到了,如今这世道,真是难得,居然还有像你这样思想素质很高的人,让我肃然起敬,说真的,我得向你学习。这包中华烟就当我送给你抽的,另外那一万块钱中,我给你2000块,表示谢意,如何?”老板拿烟的手慢慢地移动,脸上绽放的皱纹徐徐趋于平静。“老总,不要这么客气,是你丢的,我任何东西都不收。在这里做点小生意还麻烦你们,我已经知足了。我怕人冒领,还得请你回答三个问题。”小卖部的老板重复着抛给小廖的“三大问题”。这位貌似老总的男人抓挠着后脑勺也无法回答他的问题,中华烟也未拿,转身就离去,老板推开杂货摊追出去。“老总,你的烟没拿。”“嗯!”老总顺势一接,头也未回,迈步进入公司大门。

  这则启事挂出的当天,小卖部的生意出奇的好,上班时间出现了一拨认领高峰,都被老板的“三大问题”拒之门外,一万元安然无恙。下班时间又至,等待已久的人们蜂拥而出。另一拨人也被小卖部老板的问题难住,兴致而来,抱憾而去。字体丑陋无比,但所写内容却异常吸引人。公司的,附近的人们都簇拥到小卖部,假借买东西之名,前来认领。一周过去了,认领启事依然飘摇在杂货摊前。来此购物的人越来越多,来此认领的人也越来越多。

  一天,在公司做策划的小文再次来到小卖部,买了一包香烟后,还没有离去的意思,老板也认识他,到这里来购物多次,也算老客户了。老板有些诧异地看着小文,说:我是不是找错钱了?小文回答:没有。那你还要来点什么?老板再问。我只想请你吃饭,不知道你答应不?小文回答。

  老板一听,说:我没替你办什么事,又没当什么官,我又不是你什么亲戚,你请我吃饭?这恐怕是破天荒头一回,天下居然还有这等好事。莫非你想打那一万块钱的主意?

  小文拉着老板的手说:老板你这样说就有些见外,我真没有别的意思,真的就请你吃个便饭,我也是外地的,来这家公司工作不久,想跟你交个朋友。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条路。

  两人相约来到一家酒店的包间坐下,点了几个菜,外加一瓶白酒。酒过三巡,两人都略有些醉意。小文开始转入正题,询问杂货摊老板,咱们算不算兄弟?杂货摊老板一听别人把自己当兄弟看待,笑盈盈地伸出酒杯,那还用说,咱俩谁跟谁呀,来,哥俩再干一杯。借助酒兴,两人从陌生变成了兄弟,从开始的防备到完全释放,无话不谈。小文看似东倒西歪,已不甚酒力,实则潜力十足。这时,小文开始挪动位置,靠近老板身边,拍拍肩膀说:兄弟!那一万块钱是你自己丢的吧?老板侧过身子望着小文,到底是兄弟,一语道破天机!既然你有如此火眼金睛,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不满你说,那一万块钱的确是我自己的,别人肯定回答不了我的“三大问题”。还是老弟你厉害,请你千万给我保守秘密,来到无亲无故的异地,做点小生意的确太难了,我也是想多挣点给我的孩子上学。所以才出此“妙招”。两人谈得很投机,将一瓶白酒彻底解决掉后才东倒西歪地各自回去。

  过了两个星期,那则启事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杂货摊的生意还是依旧红红火火,老板趁机将价格调低,增加物品种类,服务周到,送货上门,有质量问题包换。与同行展开竞争,就在马路对面的几家南杂店火爆的生意迅速被新来的这个杂货摊吸引过来,变得门可罗雀,新的杂货摊的生意络绎不绝,老板每天都把笑意写在脸上,总是偷着乐。(作者:娄义华)

赞助推荐